Eddie

肖根本命,Kaylor船员,欢迎一起玩耍。

The Angel and the Devil I (下篇)

我是Sameen Shaw,你们叫我Shaw 就好,我不喜欢别人喊我Sameen。

我是拥有无限寿命的妖精族的一员,优势自然是可以活得很长,但也有劣势—总会有感到无聊的一天。

也不是没有可以让无聊的人解脱的办法。族内有个传说,只要我们碰到槲寄生就会结束自己的生命,而且会去撒旦那里报到。

但我不会那么做,没有这个必要

接下来再说说我吧

我不喜欢和别人一起做事情,我认为我自己做事的时候效率更高,和别人一起反而会让我觉得不舒服。

所以一般法术练习我都是一个人在一个安静的地方自己钻研,每年也能碾压其他人,但也没什么朋友。

但是今天好像有点不一样。

练习途中来了一个戴着斧子徽章妖精,修长的身材,水灵的双眼再加上翘鼻尖和薄薄的双唇,“长得还不错嘛”我心想着,但也没有多看。因为我的瞬间移动术出了些问题,失败了好几次也找不到原因。

之后她在旁边喋喋不休地说我哪里做错了哪里做得不好,我实在是忍受不了向她发火了。

她居然没生气,还笑嘻嘻地跟我说她叫Root,问我的名字。

看着她嘟着嘴,眨着眼睛一脸无辜地看着我,我突然有点心软,告诉她我的名字,然后走开了。

之后她天天来看我练习,也不知道她从哪里知道我喜欢吃吃吃的,每天都给我带好多吃的,再这么不理她好像有点不太好,于是我试着和她搭话。

“你法术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啊,都会哪些法术啊?”

“我会的法术很多呢Sweetie~不过我最厉害的还是读心术~”

“哦?我最擅长的是封闭术,没人能读懂我的内心,即使你的读心术也不行。”

“我知道哦~所以我有点郁闷呢~不知道你心里想什么~”她撅着嘴,眉毛也向下撇着。

“想知道么?”我笑着看着她,她一下子坐直了看着我,眼睛中带着期冀的光芒。

“就不告诉你!”我坏笑着嚼着三明治

“总有一天你会自己告诉我的~我会等的~”她起身离开,留给我一个背影。

我盯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感觉一股从未有过的感觉从心里油然而生 。

“我难道喜欢她么?怎么可能。”

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好像也开始关心起她的事情来了,渐渐地我知道她也喜欢无拘无束的生活,喜欢到各地游玩,还有,让我感觉上火的是,喜欢她的人很多。

“Sameen Shaw,她只是在和你调情,不要当真了。”我反复提醒着自己。

但是爱情这家伙说来就来,不可避免的,我还是爱上了她。

终于有一天她问我要不要和她在一起,此时的我已经分不清她是在调情还是认真的表白。

“Root,我们还是做朋友比较好。”我小心翼翼地回答她。

她忍着眼泪走了,从此再也没来找过我。

起初我故作镇定,但三天后我终于控制不住自己了。

“我要去找她,我喜欢她。”

于是我找遍了这片区域的各个角落,终于在一个偏僻的山洞中,找到了奄奄一息的她。

“Root……”我忍着眼泪,看着她憔悴的脸,心如刀割。

“Sameen,你来了……真是抱歉让你看到我这么憔悴的样子…”她轻轻地念着我的名字,但是我并不觉得讨厌

“为什么…为什么你会变得这样…”

“Sameen,遇见你的时候,我只剩两个月的寿命了,但是我对你还是一见钟情了,对我而言你的一切都显得那么美好,你的一切我都喜欢。我曾奢望着能永远陪在你身边,但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她无奈地笑着。

“Root,其实我也喜欢你。我恨我自己,为什么我不能早点告诉你!”我痛苦地抱着头,眼泪浸湿了我的眼眶。

“Sameen,我终于知道你的心意了,不要难过,这已经让我很满足了”

“让我再看你最后一眼…你的样子”

我把她抱在怀里,紧握着她的手,低下头封住了她的嘴唇,可这些并没有阻止死神的脚步。终于她的身体在我怀里逐渐冰冷,她抚摸着我的脸的手也无力地垂下。

她离开我了,我最爱的人,离开我了

我抱着她走出山洞,埋葬了她。一个人跌跌撞撞地走着,仿佛灵魂被抽走一般。

恍惚间我看见前面有槲寄生,我慢慢地走了过去,脸上露出了释然的微笑。

“Wait,Root, I'm coming for you."

我抚摸着槲寄生,世界在我的眼前中消失。

不,我的世界,除了她,再无其他。

-系列一完结

-虽然说很残忍地发了刀,但是在系列二中,两人会以不同形态重逢!是HE!!

-红心蓝手求评论啦啦啦啦

-谢谢一直支持我的你们!爱你们!

评论(6)

热度(27)

  1. 52Hz的鲸Eddi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