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die

肖根本命,Kaylor船员,欢迎一起玩耍。

The angel and the Devil II (双视角系列完结篇)

-系列终结篇,HE请放心食用。

寿命已尽的我来到了天堂,看着自己身后多出了两翼洁白的翅膀,感到喜悦的同时也觉得有些寂寞。毕竟在天堂是孤身一人,生前还有Shaw的陪伴。


摸到槲寄生的我因为是触发了族内的死亡诅咒,去撒旦那里报到了。从此我只能作为撒旦的信徒,至于Root,我想我应该是再也见不到她了。


作为天使,平时在天堂里和其他天使聊聊天,喝喝茶,有空还可以到俗世游走一圈。这生活乏味的不由得让我想念起当年用法术和其他妖精搏斗以及……指导Shaw的那段时光。


身为撒旦的信徒,我的日常工作就是折磨下其他来到地狱的那些邪恶的灵魂,用钢叉戳穿他们的膝盖是我最大的乐趣,生前作恶多端,死后必有报应。在这里工作也会碰到熟人,我先后碰到了马婷婷和兰伯特,只不过马婷婷是歪着脖子来的,而兰伯特的胸前开了个洞。对于这两位老熟人我也是毫不含糊,直接戳穿了他们的膝盖,而且动作比平时更加迅速——长痛不如短痛,撒旦骨科欢迎你。


虽然天使是个好职业,但是我总觉得我的生活少了点什么。


虽然收割膝盖很快乐,但我还是觉得心里缺了一块。


I miss you, Sameen.


I miss you, Root.

如果说思念是一种病,那么我已经病入膏肓。有一天我私下找到了天使里学识最渊博,见识最广的Finch,我问他:”你听说过Sameen Shaw吗?”

“Sameen Shaw? 你说的是不是最近那个拥有无限寿命的妖精族里自愿放弃永生而被打到地狱的家伙?”

“自愿放弃…永生…打到地狱…”突如其然的打击让我丧失了语言能力,只是呆呆地重复着Finch刚刚说的话。

“是啊,而且据说生生世世只能作为魔鬼存活,真是想不通为什么她要放弃永生。”Finch无奈地摇了摇头。

“那你知道…天使怎样才能见到魔鬼吗?”我小心翼翼地问道

“Root,你提这个问题是认真的吗,告诉我,如果只是随便问的我完全可以当作没听见。”Finch突然严肃了起来。

看他一副严肃认真的样子,我只好将我和Shaw的事情全盘托出,本以为他会责骂我或者是告发我,但他只是叹了一口气,语气低沉的说:”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曾经我做不到的事情,希望你能成功。办法是有,可这是唯一的办法,也是没有回头路的办法。”


我像发了疯般地想念Root,那天我看见Fusco手上拿了一本杂志,封面的人物长得很像Root,于是我冲过去拿走他手里的杂志,一手掐住他的脖子问道:”你这本杂志是从哪儿来的?还有,封面上的这个人是谁?”

Fusco喘着粗气,结结巴巴的说:”这杂志是John给我的,这封面上据说是天堂里长得最漂亮的天使Root,看看这大长腿,啧啧啧~不过像你我这样的单身狗就不要妄想了~”

听到他说的话我更加用力地掐紧了他的脖子,低声怒吼道:”这是我生前的女朋友,谁和你一样生前是个单身狗!”

Fusco瞪大眼睛,挑起眉毛,欠揍地说道:”哦是吗?怪不得你下地狱!”

正当我想使尽全力把他掐到”窒息”的时候,Fusco拼命挣扎道:”我知道你很想她而且很想见到她,但是魔鬼是永远见不到天使的,除非天使自愿背叛,像很多年前的路西法一样。”

“是么…那我大概是见不到她了..”我松开了手,迷茫地看着周围。


“无论是什么样的方法我都愿意接受,快告诉我。”

“方法就是…杀死俗世里的一个人..或者是妖精…饮尽其血,这样你就可以去往地狱,永远地和Shaw在一起了。“

“这还不容易,看到那些作恶犯罪的人,直接杀死他们就好了,简单粗暴。”

“Root,罪犯的恶行应该受到俗世中法律的严惩而不是由我们去判断他是否应该受到惩罚或者由我们决定他的生死,这一点我想非常严肃地提醒你。”

“我知道该怎么做,Finch,这一点我很清楚。”

于是我来到监狱,假扮成执行死刑的人员,为一个死刑犯注射了安乐死,在运送尸体趁没人注意的时候咬开了他的脖子喝光了他的血。

然后我的身体开始发生了变化,原先洁白的翅膀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双漆黑而带有尖角的似蝙蝠一样的翅膀,牙齿变得锋利,头上也长出了尖角。

然后一阵强风将我的身体吹起,将我带到了地狱。


今天的地狱特别热闹,据说是来了个”新人”,而且颜值爆表。

本着好奇的心理我上前看了看,但是看到那张日思夜想的熟悉的脸的时候,我还是愣住了。

“Root? It’s you.”


“Hey, sweetie. Did you miss me?”


“Absolutely.”

——分割线——
“你这个疯子好好的天堂不呆为什么跑到地狱来?!”

“人家想你嘛~就来这里找你咯~话说你的法术本领有没有长进啊~退步了我可是要罚你的哦~”

“这里不用法术,但是有一项技术我倒是很想实验一下。这样吧,你到我房间去,我会向你好好展示这项技术的.”

于是Root红着脸和Shaw进了房间。

过一会儿门外的Fusco和John听见Shaw房间里的声音,惆怅地摇了摇头。

“像我们这样的单身狗,还是去喝一杯吧。”Fusco拍了拍John的肩膀安慰道。

“我待会儿和Zoe有约会先走了,你自己喝吧。”

“…..John你个叛徒什么时候脱单的!简直不是人啊!”

“快一个月了吧。再说我本来就不是人啊,你忘了,我们是魔鬼啊。“John笑着走了。

于是郁闷的Fusco喝了一夜的闷酒。

-Fin
-系列完结,第一次写双视角可能有些不足请大家谅解,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想写肖根的日常了,甜到腻的那种,之后会更新的。
-红心蓝手求评论啊么么哒~!

评论(9)

热度(42)

  1. 52Hz的鲸Eddi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