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die

肖根本命,Kaylor船员,欢迎一起玩耍。

想自由(AU). II

"本次芭蕾舞比赛的第一名,Karlie Kloss!有请评委为她颁奖!Congratulations!"

已经数不清自己拿过多少个第一了。向以往那样,我走上舞台,从评委手里接过奖杯,露出标准的,100%的Sunshine笑容。

回到化妆间的路上也有很多人向我祝贺,我一一答谢着回到了房间。桌上摆满着鲜花和仰慕者们送来的信件,我把它们先放一边,开始卸妆。

然而慢慢的我眼前的景色开始变得模糊,整个人也没有了精神,过一会儿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等到朋友Cara进来叫我的时候剧院已经要关门了,我睁开眼发现周围一片漆黑,以为是Cara又在恶作剧。我拍了拍她肩膀:"别闹了Cara,快开灯。"

黑暗之中我听见Cara说:"Karlie,灯一直是开着的."

沉默良久,Cara带我去了医院,医生告诉我,我的眼睛失明了,静养治疗可能会有恢复视力的可能性,但是什么时候可以恢复就是未知数了。

"那我还可以继续跳芭蕾吗?"听到结果我并没有表现的很慌张,反而我想到的第一件事是我还能不能继续跳我喜爱的芭蕾。

"这种情况下,我不建议你继续跳芭蕾,你应该多多休息,出去散散心。”

我和Cara都身在异乡上学,本身维持生活就已不易,再加上定期的治疗费用,更是雪上加霜。我只得搬到市郊一栋租金便宜的危楼暂时休养,期待着有一天能重见光明。

然而我并不甘心。每天有空我就会练习芭蕾,听着音乐踩着节拍,能让我感受到内心的安宁。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Cara有的时候会过来看看我,在这里陪我一会儿。但更多的时候我是一个人,不跳芭蕾的时候就坐在窗前,希望能感受到外面的光线。

直到有天练芭蕾的时候我听到一声巨响,顺着声音摸过去大概能感知到地板破了个大洞,灰都落到了楼下人家去了。我很想出门下去给楼下的邻居道歉,然而以我现在的条件并不能自己单独出门。于是我只好坐在家里,等着邻居来找我。

第二天我在破洞附近摸到了一封信,里面还夹着两颗糖果,我猜大概是楼下邻居送上来的。糖很甜,但是信的内容,我却无法得知。

大概又过了一个星期,我听见有人通过破洞从楼下上来了。我很害怕,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呆呆地坐在窗前,故作镇定。

"Hi, I'm Taylor Swift...."原来是个可爱的女孩子,我稍微放心了点,可能是初次见面她有些紧张,说话有些断断续续的。

通过她的声音我觉得她是个可爱的女生,我笑了笑也向她做了自我介绍,并把自己的状况和她说明了下而且表示抱歉。在她提出要帮我做些什么的时候,我请求她把我带到天台上练芭蕾,因为我想呼吸外面新鲜的空气,感受外面的世界。

一路上我挽着她的手,爬台阶时她紧紧地牵着我的手,并不断地和我说要小心不要跌倒了。从她手心的温度中,我能感受到那份来自她心底的温暖。

She's so nice,isn't she?

内心深处有一种奇特的感觉

我…是不是喜欢她呢?

-TBC
-看完抱完AA忙完考试我回来更文啦
-这节简单介绍Karlie的背景和内心的一些感受
-下节Taylor视角,看老霉如何撩妹😂

评论(1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