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die

肖根本命,Kaylor船员,欢迎一起玩耍。

鬼怪 AU

-时隔许久想起来的弃女文
-Keep moving on

"鬼怪?"
“地狱使者?你怎么会出现在我的房子里?”
“你的房子?”地狱使者转过头去看躲在角落里的Cara,“你怎么没告诉我这是鬼怪的房子?早知道我就不和你签合同了,我才不想和她住在一起呢。“说完还嫌弃地摇了摇头。
“签什么协议?Cara你背着我跟这个人做了什么罪恶的交易?“Karlie气愤地指着地狱使者对Cara说道,“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引狼入室?!”
“说话不要这么难听什么叫引狼入室?我可是签了合法的租赁合同,你看。”地狱使者说着从文件夹里拿出一份合同递给Karlie。
“我不看。”Karlie打了个响指,地狱使者手中的合同瞬间化为灰烬。
“烧了也无所谓啊,反正这只是张复印件,原件我早就锁起来了。接下来的20年我们好好相处吧。”地狱使者转身走上了楼。
“你给我等着!”Karlie也气呼呼地走回了房间。
“Auntie Karlie,我的信用卡……“Cara拉着Karlie,可怜兮兮地看着她。
“你想都不要想了!”
……
第二天早上地狱使者在收衣服的时候看见了刚起床不久的Karlie,她拿起Karlie的bra饶有兴致地唱着歌谣:“鬼怪的bra好香香啊~好有弹性啊~”
“你闭嘴!”Karlie涨红了脸,眼神也变得躲闪起来。
“原来这首歌谣唱的真的是你啊~为什么人们会这么说啊?因为太性感了么?“地狱使者对Karlie调皮地眨了眨眼睛,拿着收衣篮潇洒地走了,留下脸色通红气得咬牙切齿的Karlie。
当天Karlie所住的地区莫名其妙地打了好几个响雷。
吃饭的时候两个人坐在长桌的两端,Karlie突然抬头问道:“你是怎么租到我的房子的?”
“人们送葬的时候会撒一些给使者的钱,我就是靠着这些钱,攒了三百年,然后全部用来租你的房子了。”地狱使者用叉子漫不经心地摆弄着盘子里的菜。
“哈哈哈我已经好久没有听说过攒钱这个词了哈哈哈哈!!!”Karlie开心地大笑拍着手说道。
话音刚落Karlie的水杯里多了一瓶胡椒粉。
“不好意思,刚才手滑了哈。”地狱使者无奈地摆了摆手。
下一秒这罐胡椒粉出现在了地狱使者地盘子里。
“不好意思我也手滑了哈。”Karlie也学着地狱使者的样子摆了摆手。
地狱使者用力地用着叉子叉着盘子里的菜,脸色很难看。

在姨妈家受了10年虐待的我迎来了第19个生日,这一天我给自己做了生日餐。表哥表姐看到桌上丰富的早餐,轻蔑地说道:“你看这家伙,今天居然给自己做了这么多好吃的。”
“今天是我生日,而且我也不是只给我自己做了这么多,我给你们每个人都做了啊。”
“哎哟哟用的不是你的钱,你自然舍得做那么多菜,一个破生日有什么好过的。你妈留给你的钱都不知道被你藏到哪里去了,还在咱们家蹭吃蹭喝的。”
“我说了我不知道我妈妈的钱在哪里!姨妈你不要每次都拿这件事刺激我!”
“哟哟哟还刺激你了,我家容不下你这尊大佛,请你去别的容下你的地方吧~”
我拿起书包直接就走,脑后被饭碗砸中,我摸了摸脑袋,听见姨妈在后面喊道:“这个有娘生没娘养的!我养她这么多年还不把她妈的钱拿出来!呸!“
我忍着眼泪走向学校,外面下起了磅礴大雨,然而我并不想撑伞。
在路上我遇见了平时跟我关系好的一个女鬼,由于今天心情不好我装作没有看见她的样子。她一下子冲到我面前来:“死丫头!今天发什么神经啊!”
“别来烦我,今天心情不好。”
“说实话你真的不要我去帮你收拾你姨妈一家么?我可是很厉害的哦~我告诉你我曾经……我先走了前面有个比我厉害好多的鬼怪出现了!”
“你这个人…她好像也不能算人啊,唉我还是自己走吧。”
这是前方走过来一个 撑着黑色雨伞的人,我大概能看清她的长相:金发碧眼,身材颀长,一件黑色的风衣甚是修身,眼神带着一些忧郁。
“这个人长得好好看啊。”我小声念叨着,从她身边走过。
我不知道的是,我走之后,这个很好看的女人停了下来,转过来看着我消失在她的视线尽头。
”她似乎有些不一样呢。“这个好看的女人自言自语道。

-TBC
-感觉这篇文可以写很多很多啊,那我就慢慢写下去吧。
-红心蓝手求评论啊么么哒~感谢还没放弃这篇文的亲们~

评论(3)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