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die

肖根本命,Kaylor船员,欢迎一起玩耍。

鬼怪 VI

在纽约逛了一圈后,Karlie就带着地狱使者回家了,虽然她内心深处还是对有人能跟随她穿越时空这件事抱有疑惑,但也因为过于劳累而不愿深究,就拖着一副疲惫的身子回去了。

而地狱使者反而是一脸兴奋的样子,一路上和Karlie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从中央公园说到百老汇,又从汉堡店说到唐人街的火锅,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般。

“诶诶诶Karlie啊,我今天看到在路边看到一条好好看的项链啊,是心形的诶…要不是没钱我就想买下来了嘤嘤嘤…”

“你当然没钱啦,你攒了三百年的钱,不是当作二十年的租金全交给我了嘛。”Karlie挑眉道。

“人艰不拆啊!Karlie!”地狱使者哀怨地说着走进房子,脱下外套,抖了抖自己的金发。

“阿使,你脖子上那块印记是什么?”Karlie看见了那块曾在一个女孩身上同样位置的印记,不免有些迷茫。

“你说这个印记?我这一世开始的时候就有了啊,难不成是胎记…?”

“地狱使者是上一世犯了大罪的人下一世转世而成的…应该没有投胎的过程…”Karlie听了地狱使者的回答后有气无力地翻了个白眼。

“啊啊是这样的…那我也不知道了…”地狱使者挠挠头,一脸困惑。

Karlie没有搭话,径直走进了房间。

“这么说有两个鬼怪新娘?不对啊…诅咒是说只有一个鬼怪新娘能拔出我身上的剑,让我归于虚无…究竟是谁呢…”

“Karlie姐姐你在嘛?我来找你啦~~”Cara的声音从楼下穿破墙壁刺进Karlie的耳朵。Karlie一个白眼翻上去,气呼呼地打开门出去了。

“Cara,很晚了,你要干嘛?”

“哎哟Karlie姐姐你不要这么凶嘛~我是受爷爷之托来给你送东西的,喏。”Cara把手上的画卷递给了Karlie。

“嗯是了,我是拜托你爷爷帮我找这幅画来着,这么晚跑过来给我送画也是辛苦你了,快回去吧。”Karlie一边看画一边挥手示意Cara可以走了。

“Karlie姐姐~看在这么晚我还给你送画的份上,你能不能和爷爷说下把我的信用卡…”

“不能,快走吧”Karlie挥手的幅度更大了些。

“哼!一个个都不给我卡!我还是自力更生好了!”Cara鼓着腮帮子气急败坏地走了出去。

“Karlie你在看什么啊?”地狱使者好奇地走过来看,“这画不错啊,这是…”

地狱使者话还未说完,喉咙开始哽咽,眼睛也变得湿润起来,很快泪水就溢出眼眶,沿着脸颊流了下来。

一旁的Karlie听到身边人的抽泣声心里的疑惑变得更多了,“今天还真是什么事都碰上了啊。”她想着。

“哎哎哎我说阿使你,看着我的自画像哭什么?”

“啊?我…不好意思。”地狱使者抹了抹眼泪,让自己镇静下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幅画就忍不住想哭…这是你的自画像吗…我之前和你很熟吗…?”

“当然不熟。而且就算很熟的话,你为什么看到我真人的时候不哭泣,反而看到我九百年前的样子时会哭泣?”Karlie反问道。

“我不知道Karlie…我不知道…我很累…我想一个人回房间休息了…晚安。” 地狱使者转过身,关上房门。

Karlie带着一肚子的疑问回了房间。

“今天的怪事真多啊…”她念叨着。

-TBC

-Kaylor is real. Kaylor is real. Kaylor is real.

-希望能和大家一起看到她们真正在一起的一天。

-红心蓝手求评论么么哒❤️

评论(5)

热度(28)